形同陌路

【忍迹】生贺

     本来是想在大爷生日当天发的,但因为一些事直到现在才发,就原谅我这个迟来的祝福了(๑•ั็ω•็ั๑)
      新人写文,但实在是心有余而文笔不足,望大家谅解了= ̄ω ̄=(借鉴了一些其他人的作品,希望能谅解,拜托了)
……………………………………………………………………………………………
      “该走了,精市”真田对着还在摆弄花草的幸村说道,“迟到了,待会迹部可是又会说不华丽之类的。”
       幸村想想那个画面,顿时笑出来“不过,弦一郎竟然会吐槽小景,真是可爱*^o^*”
被夸可爱的真田不禁脸一红 ,拉了拉帽檐,喃喃道:“太松懈了!”。幸村弄好花草后和真田前往暗夜酒吧。
       当年毕业后,三个红毛动物外加一只羊趣味相投,一起合伙开了一家酒吧。岳人负责调酒,文太负责甜点,英二因为对音乐的喜悦则担任酒吧内的DJ,而慈郎只是偶尔客串下歌手。之后网球部的大家知道后也会时不时来帮帮忙,玩一玩,或者庆祝什么的。
       幸村与真田踏入酒吧,就看见里面鸡飞狗跳。桃城与海堂又在争吵着,大石不断的在旁边劝着;岳人和慈郎在抢夺着甜点;乾拿着他的新版乾汁祸害他人;仁王与柳生又互换身份欺骗众人,单纯(蠢)的赤也又被欺骗着做这做那;不二在旁边悠闲地看戏,手冢也不拦一下;而今天的主人公---迹部做在里面的沙发不知发什么呆。
         “太松懈了!”一声大吼成功使众人停了下来,望向酒吧门口。
         “呵呵(^_^),精市,你们迟到了呢”不二加重了“迟到”俩个字的读音,眼神却传播着<害得我没戏可看>的意思。“小景都没说什么”幸村立刻反击道,
         听闻动静的迹部,“啊嗯,精市,真田,你们来了”而后又恢复原态。
         “小景,怎么了”幸村拉过不二问道。
         “你没觉得少了谁吗?”
         幸村环顾四周“忍足兄弟和藏之介呢?”
         “瑞典~”
           原来这几天是诺贝尔奖的颁布,而忍足侑士被题名为诺贝尔医学奖,偏偏该奖项是于10月4日正式宣布获奖人,本来忍足想放弃的,还是迹部不想忍足因为自己而放弃那么这个与认识世界上医学前沿的专家探讨的机会,于是忍足俩兄弟于前天登上去瑞典的飞机,而白石则是去瑞典面见恩师,于是与他们一道前行。
       了解了情况后,幸村走向迹部,委屈的说(前提是忽略嘴角的笑意)“小景,你这样太不华丽了,我来了,都不迎接的吗”
        听到这句话,迹部额上一道黑线,“太不华丽了,精市,还有你来了,还需要本大爷招待,啊嗯~”
        “是是是,不需要你招待,只是大爷你想招待的人似乎不在呢~”一抹顽劣的笑瞬间从幸村的嘴角消失。
        “幸村精市!”迹部怒到
         “好了好了,生日怎么可能没有酒呢。小景,来喝点酒吧”幸村冲不二使眼色。
        立刻明白幸村意思的不二,也劝到“是啊,小景,生日怎么可能没有酒呢,我们来喝酒吧”
见此,手冢和真田想阻止,可看到恋人一脸“你敢打扰我,今晚沙发” 便放弃,想到“迹部,你自求多福!”其他人想来阻止,但看到双美人的腹黑笑容后,都吞下了阻止的话语,但同时也好奇迹部酒醉后是什么样不是平时不喝酒,而是忍足护的太严实,从没有让迹部在外面喝醉过。
         于是,在俩大美人的合力下,迹部彻底的被灌醉了。迹部醉眼朦胧,不带平日的犀利,眼角的泪痣应喝醉柔和了不少,整个人魅惑级了。
       迹部对着旁边的幸村,展颜一笑“美人小哥哥,你喜欢我吗?”说完,又歪了歪头。
      饶是见惯了美人的幸村,心也不禁被撩的颤了颤。
       “小哥哥,我给你算一卦怎么样?我算卦很准的呦~~”
       “你还会算卦,小景?我们怎么不知道”
       “当然,要不要我帮你算一卦?”
        “好啊!”
         “小哥哥,我看你周身萦绕紫金之气,乃是九五之尊的尊贵命格……只可惜……你这姻缘线薄浅,注定婚姻难就,乃是永世孤鸾之相,怕是要此生孤独一人……如想破除,只有一法……”青年的神色非常之凝重。
        一旁的其他人见状,都快有些相信他是不是真的懂算命了,不禁也紧张地继续听起他的破除之法来。
        “哦?何法?”幸村饶有兴致地问。
        迹部一边摸着他的手,一边开口道,“无妨无妨,小哥哥不必紧张,你这是命里缺……”
         “你先看看你身后”幸村盯着迹部的身后,瞳孔倏忽紧缩,打断迹部说到。
         “唔?”迹部扭过头。
         然后就看到,一人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站在吧台旁,脸色比这夜色还要清寒的忍足侑士。
          迹部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视线完全粘在了男人的脸上……
          盯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已经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变成了,“你命里……缺钙……”
          幸村:“……”
           忍足:“……”
           迹部盯着忍足,完全走不动道了,“美人,你看上去很眼熟,我是不是哪里见过你?”
          忍足的余光朝着幸村的方向看了一眼,脸色明显还是很难看。如果不是他过来了,他命里缺的,是不是就要换人了?
            迹部盯着眼前的男人,锲而不舍地追问:“美人美人,你可有喜欢的人了?”
          忍足盯着某只让他咬牙切齿的人,面若寒霜地开口:“有。”
         忍足话音落下的瞬间,迹部的脸色几乎是瞬间便冷了下来。
          下一秒,迹部的目光如同利刃般朝着忍足身后的白石看去,“是他吗?”
          迹部目光森冷,一字一顿地开口:“那你马上就没有了!”说完,身形一闪就向白石攻去。
          “等等,不是我”白石·站着也躺枪·表示自己委屈·藏之介仓促的应战。“不是我,是你自己啊”只可惜迹部压根不听他的。“救命啊!你们不来就一下我吗”只是周围的众人早已被迹部的一顿操作给懵住了。
           看着迹部一直为了自己口中的有喜欢的人吃醋,忍足的表情也来也趋于缓和。伸手扼住了她的手腕,拦住她的攻击。
           白石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厘米距离的拳头,猛得松了口气,差点虚脱。
           迹部死死盯着救下白石的忍足,简直要原地爆炸了,恶狠狠地开口:“我打他,你心疼了?”
      什……什么鬼?
     白石差点泪流满面,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啊!”
      这都是什么啊!简直要给跪了啊啊啊!
      此刻,忍足盯着迹部快要气炸掉的小表情,心里的最后一点怒意也熄灭了,宽大的手掌将迹部手握住,漆黑的瞳仁倒映着他怒气冲天的小脸,低哑的声音缓缓流淌在夜色里:“我心疼你,手不疼?”
      迹部几乎是瞬间被忍足的美色迷惑,神色略有些迟疑地,“你……你要爬墙来我这吗?”
     忍足的目光若星海:“本来就是你的。”
     迹部顿时瞪大了眼睛,“哎?真的?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等你酒醒了就知道了,要和我回家吗?”
       “你家?”
        忍足眼神暗了暗,“我们的~”
         迹部兴冲冲的往外走去,忍足转过身对大家说道“我们先走了,大家玩的开心*-*白石,你的医疗费到时找我报销,拜拜”说完就走了。
         此时的众人才反应过来。
         “原来如此,小景喝醉后这么可爱的嘛”别成想这是幸村和不二。
        “原来迹部喝醉后这么会撩和凶残”这是除双美人外其他人的想法,“以后还是不要让迹部喝醉了,我可不想他撩精市/周助/岳人/……”
         至于回去的忍迹俩人嘛,就让我们拉灯吧!
         

今天刷微博,看到奶浦和郁巳一起演了幽剧,去b站找只有一些片段😂不过其中的郁规的片段还是蛮甜的😌在郁巳采访时伸懒腰的奶浦和突然抽的郁巳也是很可爱了。
最后那一张是怎样,知道你们在一起,但不要姿势也要一样来撒狗粮吧,好吧好吧,虽然我们吃的挺开心的😏